曾经的一个傍晚,红灯在路口把我停了下来,天色已暗,红灯有些耀眼,偏头四处张望。看到他在看我,下意识挤出一个笑容。
  “座位调的很高嘛”
  “这样舒服,膝盖转动的幅度小”
  “你这样是对的,我以前也是这样”
  我瞟了一眼他的电动车:“现在怎么不骑自行车了”
  “我老了,骑不动了”
  听到他说“我老了”认真看了看他,头发大半白了,脸上也布满沟壑,原来并不年轻。


  今天 24 岁,我也老了。

  喜欢骑行,春节当然骑车回家,这件事情就像吃饭喝水那样。但现在犹豫了,犹豫了很久。举棋不定的时候,她帮我抛色子决定了,感谢她的命运指示清除了烦恼,不再犹豫,心里想到醒来后购置装备、策划路线,明天出发。

  醒来,鼻子不塞了,嗓子干的疼。问自己,骑车回去吗?不犹豫了,不能去。来回六天太长,现阶段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也不能让父母担心,何况上次撞车缝针无疑是会放大加倍他们的担忧。自己玩乐,双亲提心掉胆,要讲道理。

  今天是毕业工作的第二年,也有两年没出去骑车。虽然骑车通勤,但这不一样。时常会想去骑车,可是双休两天太短,这次离职时间充裕,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机会,下一次又要到什么?

  想到骑车去军峰山那次,天气预报没个好天气,同伴知难而退。雨已经下了起来,一个人,还是出发了。年轻的时候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,会听从内心指示,不会多想,就是干。现在不同了,面对最喜欢的事,自己却退却了,给自己套了上一层层枷锁。考虑渴望之外的事情,可以说是成熟了、知道为他人考虑、懂得取舍,但我感到,当我放下内心的渴望,不骑了,我也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