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安昌古镇全程不过 90 km,强度不大,对安昌也什么期待的,与其说是去安昌古镇,倒不如说是古镇巧在终点。但就是这样,前一天晚上失眠了。辗转反侧,一幕幕全是 15 年抚州到宁都的一幕幕,翻过的山、淋了的雨、喃喃的自骂,三年的时间这些关于磨难的记忆,化为一杯香郁的酒,人自醉,真是奇妙啊!

朋友背影


空气满是鲜味


看这黄,眼睛舒服


腌制品,随处可见


遮天蔽日

  第一次骑公路车,感受是公路车牺牲了稳固换性能。公路车很快,山地车拼死拼活的速度,换公路车可能就是平淡无奇的普通。但公路对路面的要求高,车外胎较薄,这次骑过一段碎石车后胎就爆了,好在运气不错,找找终究还是找到修车的了。不过也回不去了,习惯了公路车的速度,怎么也回不到山地车的老牛拉车,备几个车胎破了就换。

  喜欢骑车吗?喜欢古镇吗?也许有人因为骑车而热血沸腾,也有人品味古镇文化韵味而陶醉。曾一度认为,骑行是燃烧的激情,真实,并没有什么新鲜的意味,大概是从这种无趣,跳到那种无趣。

  豁然开朗,我的想法在我不知情下已经变了。过去我不顾一切想去看陌生的风景、在陌生的城市晃荡,又或者想品尝马拉松终点的荣耀、或与自己战斗不停下脚步,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,这一刻我被激情点燃了。喜欢不曾改变,只是,现在已经不愿去追逐了,现在又更想要的东西了。推陈出新,没什么好遗憾的,以后运动以健康为第一目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