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大概是我,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爬山。

五台山路书

  五台山这次活动是公司的团建,报名是因为冲动与莫名的热血。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辞去形容报名后的那种情绪,算不上是悔恨,更像是一种疑惑,找不到一个让自己信服的去的理由。当然我也没法退出,因为团长在努力的拉人,不愿做负面贡献。我就像是一个典型的历来顺受,心中明明有诉求,却又无法贯彻,只是默默的祈祷,人数达不到团建的最少人数。

  虽然我的祈祷是得到了回应,但还是成团出发了。现在再回头看,那时就像是命运的一个小小岔口。一条是路是宅,一条是爬山。


  第一次注意他,是在他拿出啤酒,又拿出劲酒的时候,想喝,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搭上话来。小推车过来了,拿了一包花生、一桶薯片,外加几瓶啤酒。就在过道上小窗子吃喝起来。他示意那袋子里的肉吃,我也不客气,想不到的是,随手一拿就是唯一的鸭腿,空气凝固了,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后面我听他吐槽,国企、下岗,听他羡慕那些提前下岗跳出国企的人,如何如何混的不错。我想一个人往回看,总能看到更好的选择,大概都是会酸溜溜的吧。


华北屋脊,嗯,马儿悠闲的在吃草。


写着是土地庙,里面供奉着一座拳头大的石头动物像,猜是豹子,也不知道对不对。


  佛母洞附近有座看起来古老的塔,为了近距离看这塔,爬过长长的长满了草,覆上了苔藓的青砖台阶。最后还是没看到,走回来的路上,火机打不上。便向坐在山边的人借火,我们抽着烟,费劲的聊着天,让我感到震惊的事情,路边卖的小松鼠,就是用图片上拍的工具套到的。


最喜欢的一张图片。好像不是很在意风景,与鎏金的古庙,却因为不经意间的一眼而着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