谨以此文纪念第三次上西湖群山


  为什么来爬山?又为什么去徒步?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理由,却又来了。我总是喜欢说,爬山徒步无非是从这个无聊,跳到那个无聊,但我知道,这不是我心里的真正的答案。

  有人说,爬山徒步是通过自己的努力,看到不一样的风景。这句话我赞同又不认同,那些壮丽的景色确实能够给人以视觉的震撼与心灵的享受,但对我来说保质期过于短暂,也许是第三眼,又也许是第二眼,总之,那种美妙的感受是崩崖式递减的。或许,真的就是为了那一眼的风情?那么烟花过后又是否更显寂静。

  这问题我又问了两个路人。他俩看来不老,却也不年轻。赶早搭乘上海到杭州的高铁来,回去也又是赶。他们一直在喘气,看来不是很轻松。我问他们,他们回答倒是迅速,健康,就是为了健康。这个回答我在我看来,离本质不够近,爬山确实能够促进健康,可羽毛球也能,为什么是爬山而不是打羽毛球?

  就像王阳明格竹,并非世间万物都有道理。也许,登山徒步的乐趣,就是找寻这种乐趣。

  简单说说今天的情况。今天是第三次上西湖群山来。第一次是跟着大佬走,跟着走就行来。第二次是与朋友,跟着应用轨迹走,时不时看一下,摆弄下手机。这一次,我是一个人,换了一个上山的地点,宝俶塔上的,保存了两幅放大就马赛克的路线图,我天真的以为有这个就行了。我想着,如果没有未知的危险与探索的乐趣,那么爬山岂不成了机械式的肌肉运动?现实是,我严重高估了自己,那两张马赛克线路图完全不会用,就靠着高得地图 gps 定位指引大概的方向,结合向路人问路,凭直觉与判断走。当然这种探索是其乐无穷的,其交换的代价也很大,走了不少弯路与错路,还有一些贼难走的土路,甚至不是路。

  一个人的时候,很自由,可以照自己节奏走,但当突如其来的负面情绪出现,因为只是一个人,会变得难以处理。那种感觉不是不想爬来,也不是累来,那是一种想要,想要迫切的结束这一切。但实际上,不会飞,也不会瞬移,时光更不会倒流,就是结束不了,什么都做不了,会烦躁,人会很烦躁。就在上天竺山的那一段土路,只是一人宽,有不少地方可能需要手脚并用小心爬,但那一段,就觉得很烦,很想到终点,很想结束这一切,我爬的越来越快,最后跑来起来,很危险,但那种感觉,心感觉要爆炸了,事后看记录心率最高跳到了 190 。很可怕,也很过瘾,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体力消耗殆尽,双腿发软,肚脐眼右侧也是隐隐做痛。

  虎山哪里,我下到龙井村,这是错的最厉害的一次。当时就想,就这样算来吧。撤了撤了。安慰着自己,下周再来好了。在下撤的路上,看到了十里锒铛的入口,还又是上去了。

  沿着钱塘江走,风吹的真的是舒服,身上的汗很快就干了。抽支烟,远眺下对面沿江的建筑群,感觉真棒。

  五云山下来之后,沿钱塘江走,走虎跑路,再穿过苏堤、白提,到达起点。这一路上,并非没有动摇过,想直接叫个滴滴,再不济骑个共享单车。支持我走下去的有这么一句话,这里并非荒无人烟,我随时都可以放弃,但是,我能,我能。每当不想走的时候,就在心里默念这句话,能给我极大的支撑与鼓舞。

  写到最后,我依然没有说清楚爬山徒步的乐趣,因为我不知道。稍稍想想,就那一天,就爬山徒步的那一天,是与现实世界、当下的生活割裂,可以暂时抛开一切一切,投身在陌生又神秘的自然环境之中,你可以选择暂时停下脚步,你也可以选择超越自己。现在想想,爬山又有什么难的呢?难的是回来后,生活还要继续。


附上几张喜欢的图片

一路上桂花很多,挂花很甜,心情也甜了。



云雾里层层叠叠的西湖群山,仿若幻影。


龙井村与漫山遍野的茶树


立在江边,不知用处,生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