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写下“谈学习”这三个字的时,理所当然的想到了一句话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”。

  为什么看一些书彷佛服用了安眠药,让人昏昏欲睡,而又有些书,彷佛有神奇的魔力,激发人的肾上腺激素,能够让人不知疲倦的读下去。追寻这个问题的答案,便要从一本书的诞生说起。可以说,有一只无形的手,在左右书的内容,这只无形的手可以说广大读者的喜好、可以说是一种政治倾向、可以说是一种风俗、总之这些条件决定着一本书的生存与死亡。那些不听话的已经被掐死了,或者说是怀才不遇,那些活下来的,活的好好的所产出的内容,是迎合读者的,也许说迎合是对那些人的不尊重,我换个说法,是命运的巧合。就像一位作家卖葡萄汁,一位作家卖糯米汁,就看命运选择广大读者喜欢喝什么了。总之,我想要表达的是,一本书能够出现在市面上,必定有人喜欢的成分这里面,不然就不会出现这市面上,也就很难买到。

  有一种书例外,就是那些让人想睡觉的书。前者那些书能够活下来,是因为能够取悦读者,而后者这种书,她才不管你看得看不开心,而是为了说明某种理,理才是这种书存在的价值。理是有门槛的。就好比对牛谈琴,牛是无法区分琴声与噪音的。而初学者大多会是一头牛,听到的都是噪音,看不进去,烦躁也就正常了。不要因为烦躁而烦躁,因为这都是正常的,也不要陷入自我怀疑,怀疑自己的能力,质疑自己就好比是在取消一头牛为什么听不懂琴声的优美,牛当然无法欣赏了。昏昏欲睡也好、学不进去烦躁也罢,总之都是正常的,因为这些书,从诞生之初就不是为了取悦读他的人,她的出现也不是因为附和读者的爱好,她的出现是为了明理。神话中,唐僧为取的真经也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现实中,玄奘法师为抵达那烂陀寺,同样几经生死。求理,哪有那么简单。其实,烦躁,昏睡,都没什么,关键的是,烦躁过去了,睡也睡了,能够继续前行,当积累到一定数量,到达了一定的高度,便会引发质变,看到未曾看到的风景,这个时候,兴趣便随之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