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去爬山,这一次叫上了朋友。上次是一个人走,一样的石板路、一样的蓝天白云、一样的树林、一样的风景。一个人走的时候,就只是想,早点结束,早点结束,早点结束,会跑起来。与朋友一起,聊天可解苦闷,但整个时间又会拉的很长,一个人走大概 5 小时,一起走便要 9 小时,时间长了,会烦躁,疲惫也会传染。城里的想出来,城外的想进去,就这样反复在独自还是一起中摇摆。

  前半程状态还不错,除了朋友的朋友,姑且称呼他为朋朋友。朋朋友长的高壮,自称打篮球的好手,相比打篮球这么剧烈的运动,爬爬山,走走路,不小菜一碟。两个小时之后,汗湿了头发,半弯着腰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我们叫他再走一步,来平台这里休息,他没有回应。过了一会,他走过来,才知道,腿抽筋,肌肉那一刻像石头一样,动不了了。朋友嘴炮嘲讽,在一阵欢乐的气氛中,吃了点东西,奶油蛋糕。奶油本该是很腻的东西,那种甜味日常是不会喜欢的,但此时真的是好吃,再加点海苔碎末,点点的鲜咸味,只恨只买了一盒。一盒有三,一人一个。


  天竺山一段,是山间小路,路窄也很陡。撞见大部队了,飘渺毅行的队伍,人真的是不少,需要手脚并用的那一段,堵车一样堵住了,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。看看人群,竟然看到了有穿帆布鞋的的小姐姐,佩服佩服。刚开始还有点新奇,后面实在是受不了大部队的速度,与本该清新空气,强行越过去了。

  转折点是去虎跑的路上,我们没有走蜿蜒的石板路,而是走小路,结果就翻车了,看到了居民房,猛地醒悟,走错了。老司机与老老司机都翻车了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朋朋友已经下撤了。有一个疑问,倔强的坚持,与自知的放弃,该选择哪一个?没有倔强的坚持,就很难有超越自我的突破,可是,谁又能说,放弃是懦弱,有时候,坚持很容易,而明智放弃则需要智慧与勇气。

  那一次错路,我们下山然后又上山,对朋友的打击很大,朋友突然就很丧了,面色苍白,再也看不到他的笑容了。歇息的次数渐渐的多了,跟我讲起以前的事情,想吃香肠。讲还是高中的时候,在学校小买部买烤香肠吃,吃了一根,又吃一根,同学说他吃上瘾了吧,又去买了一根。吃一口,满嘴都是油。后面几公里,朋友真的是走不动了,扶着我的肩,我们一边蠕动着步子,一边讨论着吃的,他想吃香肠,满嘴都是油,我想冰冰的啤酒,想吃酸溜白菜。


  意外之喜,下山的小摊上,竟然有烤香肠买,烤机上有四根,老板全要了,豪气顿生。可惜的是,香肠说好吃,也难吃,皮烤的硬,里面也很干,没有油。朋友就蹲在摊子前,闭着眼睛,慢慢的吃着。


  后来来火锅店,先叫让上了两瓶啤酒,一瓶常温,一瓶冰的。一口冰啤酒入喉咙,那一刻,就那一刻,我的人生圆满了。我大吃大喝,朋友状态不是很好,没怎么吃,啤酒一杯都没喝完,到是跟我讲起了高中的事情。高中在四班,然后又是三班,朋友是二班五班三班,我们在三班认识的,他说了很多,说班主任对他的影响。说他家里的事情,也说了很多。想起了很多高中的事情,像一个不要过去的人,再次想起过去的事情,不管是开心还是不开心,这些记忆都被染上一圈光晕,变得珍贵且美好。

  我再次思考一个问题,爬山的乐趣是什么?

  这次我给出的回答是,爬山的乐趣在于忍受艰辛与痛苦后,感受生活原来是有多么的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