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认为是一枚书虫,实际上我读的书并不多,如果网文不算书的话。曾寻找答案,网文与出版物的区别,得出的结论是对于读者没有区别,喜欢就好,倘若读的不开心,又因为出于某种目的,苦苦挣扎的读书,本末倒置自讨苦吃。可是,对于网文,又存在一种睥睨的态度,认为没营养不值得一读。想读点认为有所“营养”的书,又瞌睡连连,不知所云。

  网文与出版书的区别?新的结论是,两者都是有价值的,只是受众不一样。好比一万元的 iphone 与 500 块钱的红米,能说 iphone 的价格比红米高,但二者的价值是一致的。价值,是提供最为基础也是本质的东西,一本非学术书,最为本质的东西,是让读者感到愉悦。一本小说,如果不想读了,那还有什么理由去读呢?

  抛开价值、愉悦什么的,网文与出版物的区别还有门槛。网文就像分级读物里的一级,通俗易懂。而出版物,就晦涩的多,想到体会到从中的乐趣,需要一点积累。这个积累有个过程,却又不可捉摸。当你往回看,发觉以前喜欢的书,索然无味,以前看不进的书,却又是是觉得大为有趣,说明你到了一处新的台阶。不必贬低过去,也不必因为当下而得意,读书人读书就行。

  讲《围城》,最开始接触,还是在大学时候,youtube 推了陈道名饰演方鸿渐的老电视剧。不知道是出于《围城》的名声,还是因为陈道明年轻时的新鲜,就点进去看看那,意外的好看。老电视也是干净利落,只有 10 集,一下子看完了,仍意犹未尽,不觉得过瘾,便又在网上找了小说,趴在床上用硬生生手机看了一遍。当时的感悟早以忘却,现在又看一遍,要说感想,便是真有意思。

  就先说开篇出现的鲍小姐,她有未婚夫却又与方鸿渐你侬我侬,发生关系。但船靠岸了,又能把关于方鸿渐的丢的干干净净,扑在未婚夫的怀里。所以鲍小姐姓鲍,鲍鱼之肆,其味也臭。

  说说方鸿渐与苏文执、唐晓芙,可以说是两个让人痛心的悲剧,总忍不住假设,要是说清楚了,说清楚了会不会是不同结局,这个结局《围城》中是看不到,但现实生活中是有机会改变的。就是不要被氛围所裹协,勇敢一点,多一点沟通,少一点想象。

  最后说说方渐泓与孙柔嘉。孙小姐是个明白人,欣赏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然后争取。有人可能要说,孙小姐手段不体面。可是,文明后面不都是血淋淋的屠宰场吗?矛盾来了,既然认为文明背后是血淋琳的屠宰场,为什么又不待见鲍小姐,即不待见鲍小姐,又为何为孙小姐不体面的手段做辩解。这岂不是心里存在一杆秤,见解即主观?另外,方、孙所展现的婚姻生活也着实让人不喜,打碎了所有美好想象。又也许真的是,结婚前是一个人,结婚后又是一个人。也是,生活的艰难便是在于看清真实后还能继续前行。